秦一星说,宋旭升说

商量好了第二天去区里登记,宋旭升说:“今晚你还会说要我送你回去吗?”柳依依说:“你留过我吗?”这天晚上柳依依表现得很拘谨,她不想给宋旭升留下有经验的印象。完了事气氛忽然有些闷闷的,宋旭升仰面躺着,失去了事前的激情。柳依依就试探着说:“怎么了,你?”宋旭升说:“没怎么,心里难过,很难过,非常难过。”柳依依明白了,马上追问说:“什么事不高兴?”宋旭升说:“她还问我呢,若无其事呢。”马上又说:“松的。”… Read More »

秦一星说,谁说你没有办法

复试通过了,录取了,柳依依安心了。安心之后又堕入了一种空虚。入学还有半年,不知每天做什么才好。柳依依就去找苗小慧她们玩,一起玩的免不了有男的,有男的免不了有发生故事的可能性。秦一星说:“你要跟他们玩就别跟我玩。”柳依依说:“那我每天呆在康定憋死算了。”秦一星说:“你去跳操,去洗面,每个月给你那些东西就是来做这些的。”柳依依把他刚给自己的钱摸出来甩在床上说:“不要你的东西!”秦一星把钱收拢说:“真的… Read More »

秦一星又说到宋旭升,你知道要男人做一件无趣的事是多么无趣啊

这样,柳依依有了足够的时间来准备考研。整天不要上班,不必赚钱,不去想怎么才能完成业绩点,她感到了轻松、幸福。有了秦一星才有了这样的好事情,这是真的。于是自己应该尽心尽意对他好,这也是真的。 看书看得发腻,柳依依觉得时间太多。每天除了去跳一个小时的操,就是一个人呆在房子里看书看电视。女友们要上班,下班的时间不够用来对付男朋友,难得有个机会见一次面。她整天都在一种期待之中,盼秦一星来,来了就不让他走。… Read More »

柳依依马上说,柳依依说

“你真的想做个模范情人?” 这天,两人去爬麓山,走在林间小道上,秦一星这样问柳依依。柳依依拉住秦一星的手说:“情人还能当模范吗?她不是好人。”秦一星说:“你是好人。好人,你为什么不要我的东西?”柳依依不明白:“什么东西?”秦一星说:“那天,在餐厅小包房里,我给你的。”柳依依突然明白了说:“钱?不是都有这么久了吗? 柳依依想靠自己的努力多赚点钱。可这近一年的经验告诉她,钱不是个容易得来的东西。她本来… Read More »

nba投注外围网站柳依依说,秦一星说

接下来几天,秦一星开了车带着柳依依到处找房子,看了几处,都不满意。秦一星说:“依依我们将就一下算了,又不是真的结婚。”柳依依心里一沉,她想着既然是找房子,多少也要有点家的感觉。无论如何,这对自己来说是第一次。说到底房子好不好并不那么重要,可他把自己放在什么分上却很重要。 秦一星告诉她,市郊有一处房子,是朋友租的,如果她觉得满意,就把它转租下来。房子在山边,四层楼,是一幢私房。进了屋,是一套一室一厅… Read More »

为了应付李小华问我的理化问题,赖导竟然用问句

从埔里回到后,那股象棋风还黏在大家的手上,未有退烧。于是磁铁象棋组便在大家的抽屉里流传,每到下课就开学,上课就收起。而简单易懂的五子棋也如出生龙活虎辙,大家在翠绿细格子纸上,用铅笔涂上圆圆的白圈跟黑圈取代黑白子,下课时十秒钟就足以对决个两三场,每一个人都异常的痛爱。而“战胜柯景腾的象棋”,已经成了班上全数男人计出万全的终极目的。“从明天最初,观棋不语真君子那句话就作为是屁,你们全体加在一齐对本身叁… Read More »

沈佳仪看着我的眼睛,许博淳看着臭小鬼

埔里是个好山好水好空气的好地方。在树林里深呼吸,明显可以感受到肺叶迅速被清爽的空气给膨胀开,然后舍不得吐出似的饱满。周淑真老师带着班上三十几个臭小孩,大家嘻嘻哈哈走过山涧上的小桥,穿越耀眼的大太阳底,阳光透过摆动吹拂的树叶枝干,在每个人的身上流动着游鱼似的光。摆脱书本的沈佳仪非常开心,跟黄如君、叶淑莲一路说个没完,让周淑真老师非常讶异平常这么用功的女孩子也有叽叽喳喳的一面。周淑真老师是个虔诚的佛教… Read More »

nba投注外围网站赖导就是不敢将我与李小华的位置分开,沈佳仪跟阿和说话的时候

坐在沈佳仪的前方是什么认为?很俗套的,就好似爱情小说里的100个公式中的第四十二种老掉牙,相对于沈佳仪的作业突出,笔者是个学园战绩很糟糕劲的荒谬学子。作者的数学整个烂到翻掉,肇因于自家连负负得正这种基本金钱观都敬谢不敏知道,对因式分解……好端端的演讲个大头鬼?不出所料,我的数学月考成绩罕见及格,以至创出整个一年级数学月考的最高分竟是三十九的狼狈记录!除了数学,同样必要脑袋的生物化学也是人命关天,只… Read More »

赖导就是不敢将我与李小华的位置分开,跟墙壁说话的我再度蝉联黑名单榜首

故事,应该从那一面墙开始说起。1990年夏天,彰化精诚中学国中部,美术甲班二年级。一个坚信自己杂乱的自然卷发终有一天会通通直起来的男孩,由于太喜欢在上课时乱开玩笑、爱跟周遭同学抬杠,终于被赖导罚坐在教室的最角落。唯一的邻座,是一面光秃秃的墙壁。“柯景腾,现在看你怎么吵闹!”赖导冷笑,在讲台上睥睨正忙着搬抽屉的我。“是的,我一定会好好反省的。”我打包好抽屉里乱七八糟的参考书跟图稿,正经八百挤出一张痛… Read More »

三体电影不知道会不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虽然有部分读者质疑猎命师第15

对不起,我还是偷偷写了都市恐怖病。首先,我们都同意,这本书的排版、插画、内文,真的很经典很棒吧!距离上一次写都市恐怖病系列,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距离上一次认真写序,也是差不多的时间。曾出版蔡智恒《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红色出版社,总编辑叶姿麟认为,很多台湾年轻作家写的第一个故事,几乎都取材自亲身经验,而主角的性格也几乎就是作家本人,这个现象在网路小说这块领域尤其明显。这个说法放在我身上,对也不对。我… Read More »

赫然是已死的未央郡主,狄青没有再握住她的手

沙场秋点兵。在无垠的黄沙上,排列着上万的人马,各队旗帜鲜明,纪律严格。烈日下,众人汗流如注,可仍一个个穿着沉重的盔甲站在那儿等候检阅。今天,是丁宁少将军接任后第一次点兵。一行人马在队前缓缓走过.居中的是一位白袍少将,两边随着是方天喻、洪江两位副都统。居中的人腰悬长剑,剑名倚天。他就是丁宁。擂鼓三通之后,他登上了高台,观看阵法演习。只见一边的指挥者挥动三色小旗,各支队伍如蛇般川流不息。方队很快便演化… Read More »

“丁宁看了天使一眼,狄青没有再握住她的手

引子:江西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第生龙活虎节这个时候10月,丁宁任命狄青为曹相国,为洪江下级。其时,北宋撕毁和平公约,公开称帝,并凌犯延州,驻延州守将畏敌且避敌,不堪一击。丁宁奉命调任,暂驻延州。5月,狄青第一次随军出征,没有功。6月中,首次出征,杀明代野利格邪副帅,升为裨将。十五月,洪江率兵北击金汤城,被隔离归路。狄青率骑兵突围成功,反扑解除困难。十四月尾,… Read More »

雪鸿看了看狄青,天使突然笑笑

天刚刚蒙蒙亮,马房里就亮了一盏灯。灯在浓重的寒气里明灭不定。回鹘对天气向来有"早穿皮袄午穿纱"之说,天气变化之大,更不同于中原。马房中的马还在闭眼站着,沉睡未醒。一个马夫俯在地上,一手拄着地,一手用小铣用力铲着早冻成硬块的马粪。铲不动,就用手刨,挖出一块仍到一边,很快就叠起了一小堆。一处铲完了,他又一手撑地,拖着双腿去铲另一处。边塞将士均十分辛苦,这个马夫想必也不例外。突然,马群起了一阵骚动。马夫… Read More »

通湖草原更像镶嵌在大漠里的一块绿洲,写的时候一直对自己说

真是狗血的可以的情节……-___-为了冲淡一下血迹,所以最后惨烈的和圆满的两个备选结局一个都没用上。最早落笔的时候,对自己说:这一次很简单,只是要写个童话……东方背景下的童话,简单,温情,快乐,小小的挫折,然后王子公主最后在城堡里过着幸福的生活~多么的简单和温暖。写的时候一直对自己说:“没什么了不起,不过就一个三角恋嘛……而且归根结蒂还是自恋@[email protected],有什么难写D?”但… Read More »

玉贝勒刚才在‘万寿山’上,我是说对格格

玉贝勒刚才在‘万寿山’上,我是说对格格。姓秦的络腮胡大汉叫道:“姓严的,你要保险她们的这几个小天王?” 严四道:“不错。” “作者不信。”姑娘道:“要是真如严师父所说,他们又怎会张贴画像,随地缉捕你?” “那是因为她们不了然。” “即使他们不知道,他们那样相对严师父,严师父你又怎么愿意保养他们的东道主,而且依旧十年?” 严四道:“罗姑娘,那也是自己的事。” “你的事?”姓彭的小胡子大汉也叫了四起:…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