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对自认为不值得做的事,都有一个它最适合的位置

  广告设计师佩尔蒂埃在产品的营销方面有相当的天赋,而且迫切需要有一个可以一展雄心的机会。福特发现了这一点,让他负责T型汽车的营销策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随后,比尔·福特临危受命,出任CEO。上任之后,比尔提出了详细的福特复兴计划。不过他所进行的大刀阔斧的改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外乎两点:关闭工厂,大幅裁员。与他的曾祖父和叔父相比,比尔·福特的改革方案实在是缺乏想象力。

观念变则态度变、态度变则行为变、行为变则结果变,只要我们树立良好的世界观与人生价值观,客观地看待事情,我们就能比较理性地看待值得与不值得这个问题,不会凡事先想到个人利益与得失,会想到公平、正义、他人与社会,只有这样你才会觉得有很多事都值得做。

  关于价值观我们已经谈了很多,只有符合我们价值观的事,我们才会满怀热情去做。

  负责福特汽车推销的库兹恩斯是一个优点和缺点都很突出的人。他虚荣、自私、性情粗暴,却又聪明能干、善于交际、处事果断;他对汽车业的经营有着丰富的阅历和经验,精力充沛,工作热忱,雄心勃勃。旧主不识良骥,未予重用,而福特却用其所长,视为臂膀,委以重任。结果,库兹恩斯独创了一种推销方式,轻而易举地在各地建立了经销点。

福特公司早年的历史中,3个关键词必不可少:T型车、流水线、5美元日薪。

每个人都有自已看不到、想不到的盲点,所以我们平时要多听、多看、多想,参考他人意见,使对某一事物的判断更准确,减少失误,避免过份不值得现象的出现。

 

到了1913年末,福特汽车公司的产量已经是全国汽车总产量的一半,但仍然供不应求。为了满足市场需求,亨利·福特随后接连进行了两项具有革命性意义的创新。一项是发明了流水线生产方式,一项是大幅度提高工资。世界上第一条汽车装配流水生产线的诞生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而亨利·福特宣布福特汽车公司的最低5美元日薪及其蕴含的哲学引发了一场社会变革。

不值得做的事情,就不值得做好。这就是不值得定律。那么,到底什么事值得做呢?那就是:符合我们的价值观,适合我们的个性与气质,并能让我们看到期望的事情。

  1、价值观。

  纵观中外企业界,每一个成功的企业,无不聚集着若干乃至一群为企业贡献知识与智力的人才。拥有了人才,就拥有源源不断的财富。有了人才,还要善于使用人才,为人才找到最合适发挥自己才能的位置和机会。只有这样,才能使他们获得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产生一种对企业认同的向心力。满足了人才的需要,你就能从他们身上得到更多。

对于福特家族的现有成员来说,光荣与梦想已经成了历史。他们现在需要面对的是一个步履维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产或者被蚕食的企业。

对成就感的渴望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每个人都希望工作富有意义,自己能够承担更多责任,能力得以施展,并且得到人们的认可,这也是员工努力工作的最大动力。所以,管理者应特别关注对员工成就感的培养和满足,并要采取一定的方法:

  同样一份工作,在不同的处境下去做,给我们的感受也是不同的。例如,在一家大公司,如果你最初做的是打杂跑腿的工作,你很可能认为是不值得的,可是,一旦你被提升为领班或部门经理,你就不会这样认为了。总结一下,值得做的工作是:符合我们的价值观,适合我们的个性与气质,并能让我们看到期望。如果你的工作不具备这三个因素,你就要考虑换一个更合适的工作,并努力做好它。因此,对个人来说,应在多种可供选择的奋斗目标及价值观中挑选一种,然后为之而奋斗。“选择你所爱的,爱你所选择的”,才可能激发我们的奋斗毅力,也才可以心安理得。而对一个企业或组织来说,则要很好地分析员工的性格特性,合理分配工作,如让成就欲较强的职工单独或牵头来完成具有一定风险和难度的工作,并在其完成时给予定时的肯定和赞扬;让依附欲较强的职工更多地参加到某个团体中共同工作;让权力欲较强的职工担任一个与之能力相适应的主管。同时要加强员工对企业目标的认同感,让员工感觉到自己所做的工作是值得的,这样才能激发职工的热情。

  德尼摩定律告诉我们,每个人,每样东西,都有一个它最适合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它能发挥它最大的功效。运用到实践中,对个人来说,德尼摩定律要求应在多种可供选择的奋斗目标及价值观中挑选一种,然后为之而奋斗。这样才可能激发我们的热情和积极性,也才可以心安理得。“选择你所爱的,爱你所选择的”,道理也是在此。

T型车赢得了千千万万美国人的心,人们亲切地称之为“莉齐”,第一年的产量就打破了汽车业的历史纪录。随后当T型车的价格降至259美元时,数百万的美国家庭从此拥有了第一辆汽车。从一定意义上说,传奇的T型车创造了美国汽车工业史,也使福特从此成为世界最知名的汽车品牌之一。在短短的7年时间里,福特公司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商。

你不是克朗凯特,你也不是鞋匠,但是你知道“值得做的事就要把它做好”这个道理吗?并且不仅要把它做好,还要用100%的精力。画家莫奈曾画过这样一幅画:修道院里,几位天使正在工作着,其中一位正在架水壶烧水,一位正提起水桶,还有一位穿厨衣的天使,正在伸手去拿盘子……这些事情虽然很单调,但是在天使看来都是值得做的事情,所以她们就全神贯注地把它们做好。

即对自认为不值得做的事,都有一个它最适合的位置。  一个人如果做一份与他的个性气质完全背离的工作,他是很难做好的,如一个好交往的人成了档案员,或一个害羞者不得不每天和不同的人打交道。

  研究表明,一个人认为值得做的工作,一般要符合这几个条件:符合自己的价值观;适合自己的个性与气质;工作中能让自己看到成功的期望。达到了这几个标准,人们在工作时就能很好地投入;达不到这个标准,人们就会倾向于懈怠。这样做事不仅成功率小,而且即使成功了,做事者也不会觉得有多大的成就感。德尼摩定律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

亨利·福特缔造了这个伟大的企业,也曾经几乎只手将其毁掉。晚年的老福特被荣誉冲昏了头脑,开始变得独断专行。公司的一切决定都由他一人说了算。这种家长式的领导体制造成公司管理的极度混乱。由于任人唯亲,在公司担任高级职员的500余人中竟没有一名大学毕业生;设备、厂房陈旧,无人过问技术更新;财务报表像杂货店账本一样原始;没有预决算;甚至早已死亡的职工名字还列在工资单上。1929年,福特在美国汽车市场的占有率为31.3%。到1940年,竟跌至18.9%。

这个定律看似简单,实则深奥,它给人们的一个重要反思和启示是:值得做的事就要把它做好!当你遵循着这个启示去行为处事时,在不经意间,你会发现,它给那些徘徊于主观意愿与客观环境的矛盾中,纠结于随波逐流还是激流勇进的选择中的人们指明了方向,让他们不再消极被动,而是从容淡定地坚持“选择你所爱的,爱你所选择的”。

  二、不值得定律

  日本东芝株式会社致力于推行“适才所用”的用人路线,在企业内部实行内部招聘,让职员自己申报最能发挥自己专长的职位。公司以最大的努力实现职员的要求,使职员各得其所。在此基础上,公司要求职工人人挑重担,“谁能拿得起一百公斤就交给他一百二十公斤的东西”。公司认为只要用人所长,就能发挥其最大的聪明才智,就能挑起更重的担子。正是这种按人才的不同特长进行工作分配的做法,使东芝公司做到了人尽其才,才尽其用。

与曾祖父和叔父比起来,在某些方面,比尔·福特有着与生俱来的优势。他善于倾听,善于抛砖引玉,得到及时的意见和反馈。他全然没有上下级观念,单独会见基层管理人员,有时会不打招呼地参观某条生产线。他总是在公司餐厅里吃午饭,与员工们一道排队。

所以,奉劝那些把星期五当作最棒的一天的人们,不要再无谓地耗费自己的生命了。

nba投注外围网站,  不值得定律最直观的表述是:不值得做的事情,就不值得做好,这个定律似乎再简单不过了,但它的重要性却时时被人们疏忘。不值得定律反映出人们的一种心理,一个人如果从事的是一份自认为不值得做的事情,往往会保持冷嘲热讽,敷衍了事的态度。不仅成功率小,而且即使成功,也不会觉得有多大的成就感。

  对一个企业的领导者来说,德尼摩定律要求他要按员工的特点和喜好来合理分配工作。如让成就欲较强的优秀职工单独或牵头完成具有一定风险和难度的工作,并在其完成时给予及时的肯定和赞扬;让依附欲较强的职工更多地参加到某个团体中共同工作;让权力欲较强的职工担任一个与之能力相适应的主管。同时要加强员工对企业目标的认同感,让员工感觉到自己所做的工作是值得的,这样才能激发职工的热情。

1943年,亨利·福特把在海军中服役的孙子亨利·福特二世召回,令其继承祖业。受过高等教育的福特二世清醒地认识到:要挽救福特公司,就得进行一番彻底的改革。第一步就是延揽人才。经过一番努力,原通用公司副总经理布里奇,后来担任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和世界银行行长桑顿等10位被誉为“神童”的管理人才,都被他召至麾下。

虽然,不同的价值观决定不同的成就感,但这并不意味着企业对员工的成就感就无从把握。相反,企业通过员工的表现完全可以掌握每一个人的成就标准,因为,每一个人都希望所从事的工作能有助于实现自己的理想,这一点是最基本的,所以,企业完全可以通过加大人力资本投入,加强对员工的知人善任和教育培训,努力构建尊重员工、以员工为本的企业文化,让员工觉得在现供职单位长期干下去是有前途的。这无疑是培养员工的成就感和对企业的忠诚感的最好的方法。

  3、现实的处境。

  提出者:英国管理学家德尼摩

对于福特来说,亨利·福特、亨利·福特二世和比尔·福特是3个最关键的家族领导者。他们都经历了企业的辉煌,也都遭遇过困境。

3、不值得做的事会赋予自己生命。社会学家韦伯警告说:一项活动的单纯规律性会逐渐演变为必然性。

  哪些事值得做呢?一般而言,这取决于三个因素。

  拥有这些得力助手的埃姆,对福特公司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埃姆发明的新式自动专用机床,其中的自动多维钢钻,可以从四个方向加工,同时在汽缸缸体上钻出45个孔,当时世界上任何机床公司都未能提供这样出色的设备。埃姆被公认为是在汽车工业革命方面贡献最大的人。所有这些成绩的取得,都得益于福特对埃姆的知人善任,为他施展自己的才能提供了足够的空间,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成就感。

105年前,福特汽车公司诞生,4年之后,福特汽车公司历史上最为轰动的车型T型车面世。这款质优价廉、极具实用价值的汽车作为世界汽车史上的神话,一直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

值得做的事就得做好

  2、个性和气质。

  福特的成功,得益于能根据不同人才的特点和愿望,为他们找到最合适的位置。通过人员的合理配置,形成了人才的互补效应。

然而,到亨利·福特晚年的时候,福特开始走下坡路,公司陷入亏损之中。上世纪40年代,福特已经排在了通用和克莱斯勒的后面。

“我喜欢创作,可我却在做指挥”,这个矛盾一直在折磨着伯恩斯坦。当他在舞台上无数次接受掌声和鲜花时,有谁能明白他内心的隐痛和遗憾?

  凡事都应有一个可安置的所在,一切都应在它该在的地方。

比尔·福特接手后财富缩水

然而,在现实中许多人都会不可避免地遇到这样严酷的事实:即使不喜欢所从事的工作,也必须长期,努力地工作,因为我们无力改变什么。遇到这种情况时,我们也必须调节自己的心态,把它当作值得做的事去做,否则这份工作势必会成为我们的负担,长期下去将使我们心情压抑,甚至身心疲惫。

  汽车大王福特能取得成功,是和他注意招揽人才,并善于根据人才的特点和要求,让他们发挥最大作用的做法密切关联的。

1903-1908年间,亨利·福特和他的工程师们狂热地制造了19种车型,其中不乏非常成功的车型。然而1908年10月1日诞生的T型车才真正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似乎怎么形容这款车对于福特汽车公司乃至世界汽车业历史的意义都不为过。

不值得定律是一种心理效应,在正常情况下,如果一个人从主观上认定某件事是不值得做的事,那么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就不会全力以赴地去把它做好,即便做好了,他也不会觉得有成就感。所以,对于个人来说,如果你的工作不具备“值得做”的三个因素,你就要考虑换一个更合适的工作了。

  点评:知人善任才能成就事业。

而2005年福特创造了103年的亏损纪录,全球业务亏损高达127亿美元,平均每销售一辆车亏损1925美元。在此背景下,福特家族的第四代传人比尔·福特(William
Clay
Ford)自动交出执掌了5年的福特公司帅印,黯然离去。有统计显示,在小福特任职期间,裁员7.3万人,股票市值下跌180亿美元。2006年9月,壮志未酬的小福特终于下定决心,钦命从波音公司来的艾伦·穆拉利接替自己担任福特汽车CEO。

现实的处境

  由于每个人都能找到在公司的最适当位置,福特公司生产面貌一新,到1913年,几乎全国每千人以上的小镇至少有一家福特车的代销点,以致1913年福特厂虽然以每三分钟一辆的速度出车,却仍然有十几万辆的订货单无法供货。到1920年2月7日,福特公司所属汽车厂创造了每分钟生产一辆汽车的记录。到1925年10月30日,甚至创造了10秒钟出一辆汽车的世界记录,使福特公司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为当时的同行望尘莫及。

亨利·福特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16岁时,他离家来到底特律,在爱迪生照明公司当工人。当时汽车刚诞生不久,亨利·福特迅速被这新奇的玩艺儿吸引住了。1903年6月16日,靠亨利·福特和其他11位投资者筹措的2.8万美元,福特汽车公司在底特律的一间由货车车间改造而成的窄小工厂中宣告成立。

莫奈告诉我们工作单不单调,全由我们工作时的心境来决定。如同我们在外面观察一个破旧的小屋,窗户也许早已残损,门可能也没有了光华,但是,如果我们推门走进屋里,看到的也许就是另外一幅景象——温暖的亲情。工作也是一样,只有当你身临其境,努力去做时才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与意义。

  德国人埃姆不仅技艺精湛,而且善于调兵遣将,但长期得不到赏识,埃姆因而也郁郁寡欢。福特在发现了这些后,对他给予了极大的重视,为其施展自己的抱负提供了相当的空间。在用人上,埃姆甚至可以自己说了算。这使埃姆身边聚集了许多精兵强将。如:公司的“外部眼睛”摩根那,是公司的采购员。他有一种天赋的鉴赏机器设备的能力,只要到同行竞争对手的供应场上看一遍,就可以发现哪些是新的设备,然后回来向埃姆描述一番,过不了多久,仿制或加以改进的新机器便在福特汽车厂里出现了。“检验员”韦德罗更是一位精明强干的机器设备检验专家,他专门负责向埃姆汇报安装的自动机床试车的情况。

亨利·福特成就昔日辉煌

有句经典台词:“一道菜烧得好坏,原料不重要,调料不重要,火候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烧菜人的那颗心。”当你怀着一颗“不值得”的心去烧菜,你的菜里就被添加了苦味。

在历史上,福特公司也曾经历过巨大的危机,后来都涉险过关。这一次,福特家族的由盛转衰是否已无可挽回?

提供适度挑战性的工作:这个挑战应该是经过员工自己的努力和上级的帮助能够完成的。

1999年,雅克斯·纳塞尔被任命为福特的CEO。同年,比尔·福特——亨利·福特的曾孙成为董事会主席。福特家族给自己挖了个坑,然后在纳塞尔的带领下,迅速跌落坑中。纳塞尔掏出了上百亿资金投资到豪华品牌上,如沃尔沃和陆虎。其他的投资还包括了一些汽车维修企业和因特网公司。这是一次金融上的冒险行为。一些媒体批评纳塞尔偏离业务重点——汽车制造和销售,而将精力过多地放在电子商务、循环利用废料及福特快速服务运作上。到2001年秋天,福特亏损已经高达540亿美元了,纳塞尔不得不黯然离去。

不值得定律

对于家族企业来说,企业的命运与这个家族的领导者息息相关。

“成就感”是一个人取得成绩后产生的自我满足的感觉。因为人的价值观、世界观的不同,所以每个人对成绩的认同标准就会不同,与之相伴而生的成就感也就各不相同了。比如,从事同样工作、各方面待遇都基本相同的两个人,就有可能一个有成就感,而另一个却不以为然。同样,两个成就完全不同的人也可能因为价值观、世界观的不同,而造成有成就的人丝毫感觉不到成就感,而没什么成就的倒满有成就感。

第二步,在这10位“神童”的协助下,亨利·福特二世随后对公司的运行机制进行了改革,公司的面貌焕然一新。改革的第一年,公司就扭亏为盈。经过几年的努力,福特公司终于保住了美国第二大汽车公司的地位。

关于价值观我们已经谈了很多,只有符合我们价值观(内心意愿)的事,我们才会满怀热情去做。

比尔·福特已经别无选择,重振福特是他的使命。他说:“未来是不可选择的。我只想让公司成功,如果我们在路上跌倒了,我将会是哪怕指尖顶地也要坚持下去的那一个。”

四、善于听取他人意见,多听、多看、多想,三思而后行。

在美国市场,福特汽车的市场占有率跌到了15.6%,是该公司从1920年以来的最低市场占有率。其占据的世界第二大汽车制造商的位置,也在今年拱手让给丰田。另外,由于受到亚洲汽车制造商的冲击,福特在欧洲以及亚洲等其他新兴市场开始陷入泥潭,从而使福特公司的整体亏损变得无法避免。2001年比尔·福特接任CEO时,福特家族的B股市值11.4亿美元,不到6年的时间里,这些钱已经缩水了一半多。更糟糕的是,家族过去比较稳定的红利收入现在已经基本上断了。

张毅是计算机专业的硕士生,毕业后去了一家大型软件公司工作。工作没多久,他就凭借深厚的专业基础和出色的工作能力,为公司开发出了一套大型财务管理软件,得到了单位同事的称赞和领导的肯定。被提升为开发部经理。他不但精通技,还是一个值得下属信任和尊敬的上司,开发部在他的领导下取得了不凡的业绩。公司老总认为张毅是个人才,就把他提升到总经办,负责全公司的管理工作。接到任命通知后,张毅并不高兴,因为他深深知道自己的特长是技术而不是管理,如果去做纯粹的管理工作,不但会使自己的特长无法发挥,还会使自己的专业技能被荒废掉,尤其重要的是自己并不喜欢做管理。可是,碍于领导的权威和面子,张毅还是接受了这份对于他来说不值得做的事情。果然,接下来的一个月他虽然做了很大的努力,但结果却令人失望,上司也开始对他施加压力。张毅不但感到工作压抑,毫无乐趣,还越来越讨厌工作和这个职位,甚至想到了跳槽。

尝到猜疑和妒忌的恶果

论语中说:“十五而上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而耳顺”,就是说人生是不断学习不断丰富不断提高的过程,我们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与辨识能力也会越来越高,越来越能正确分辨哪些事情是值得做哪些事是不值得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