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绝对可以写出来的,站在人生中年的路口

  编辑荐:早上醒来的时候,空气给人一种温馨。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了,自从你从生命里消失以后。

身在红尘三丈内,心游九天苍穹外。乘秋高气爽,心静情怡,凭天空云舒云展,任红尘缘聚缘散,捧一杯香茗,闻一鼻清香,悠闲中慢慢将心中的“缘”轻轻抽出,铺一方素笺,提笔挥毫,让那舍不下的“情”静静地随“缘”溢流,铺满方笺留下永恒。

随着手机三秒钟的死机,页面被重新刷新,界面回到了初始页,右上角显示着三个字“请登录”,无论刷新多少遍,那些消失的字也不会再出现。我愤怒地讲手机扔到床上,整个人向身后倒去,倒到了床上,记忆却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一天。

  真正的爱情,不是一见钟情,而是日久生情。下面是美文網小编为你带来的适合朗诵的爱情散文精选,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喜欢三月,喜欢你,你和三月都是春天。

悠悠岁月,漫漫人生,生命中有几份“缘”值得一个人用一生的时间守候?有几份“缘”值得一个人用一生的精力去追求?只有那份心怡的“缘”值得我三十年来牢记在心从不肯放下!

那个时候,是我第一次在网络上发小说,文字很幼稚,处处是天马行空的想象,但是我高兴,那种发自内心很简单又满足的高兴。每每用手指在键盘上触摸着打出一个个字的时候,我的内心都带着庄严又神圣的感觉,看着界面上的文字越来越多,点击率越来越大,我愈发沉迷于此,可是我却忽略了一点——存档。那时候我小,不懂,而且做事极为马虎,每次发连载都是在页面上直接输入,后来,系统出了问题,所有的文字都被删了,大家起先是骂声一片,但是第二天,那些写手们又将自己本来写的东西原封不动地发了上来,而我却没有,我一连几个月没有登录贴吧,因为我根本没有什么存档,被删除意味着我的那些文字,从此消失于世上了。我的努力功亏一篑了。我至今还记得那时我的心情,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写了几个月的东西最终显示的是一片空白,我的心也一下一片空白,除了绝望悲痛以外没有别的心情。从那以后,我也没写过什么连载小说了。

  适合朗诵的爱情散文精选篇一:宿命的爱

  有很长一段时间,包括现在,写字都带有一定的回忆色彩。我本来是不打算去写我们两人的故事的,毕竟可写的东西很多,如歌颂祖国,讴歌自然与生命,畅谈人生理想。一直相信只要自己去写这类的文章,是绝对可以写出来的,然后那种成就与愉悦并不能使内心得以舒畅。

守一窗清风明月,淡看世俗红尘。站在人生中年的路口,再回首往昔,生命的旅途上,总有几许缘份点缀人生,虽然美丽,可怜只是昙花一现便零落成泥,有的虽然留有余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在岁月中渐渐消失,淡出记忆。但令我至今舍不得放下的还是与文学的情结。虽然它没有给我带来名望也没有给我带来丰厚的利益,心里就是有种舍不下的牵挂。放下它心里是空,留下便是梦,做名作家便是今生的企盼和梦想。

现在想着想着,便不觉无奈地笑笑,失去的就让它失去吧。这样它才显得珍贵。

  蝣一般年轻的生命,可以说爱吗?爱是什么东西、长什么样?大抵世间没人知晓。也许爱根本就不叫爱,它一定有乳名或是曾用名。谁又可悄无声息地透露它的乳名或是曾用名呢?我想我一定还不够学识渊博,否则怎会对爱这种东西知之甚少呢?还是因为我轻狂的年岁不懂得爱的深沉?

  虽然往事飘零了,但曾经美丽过。而这样跟随心的写作,真的可以使人下笔如有神助,似乎要将一切的过往倾倒在这纸上。故而,从写作之初至如今,我一直坚持以心写心。如果没有这样的认真的坚持,恐怕我的写作早已枯萎了吧。

总是向往童年,他有春天般的嫩绿旺盛,又似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富于生命的希望。

我突然又想起两年前,那个时候我有个简单的梦想,隐居山林,说起来有些可笑,我一个十三四岁的人竟然有这种想法,可我就是想要住在山里,然后每天看书每天写作,可是后来,有人对我说,你不工作,会饿死的。好吧,那就换一个。后来我一心想要进复旦,因为听说复旦的中文系是最好的,我想这样就可以每天干自己想干的事了,毕业以后就可以每天写啊写,一直这样下去。后来有人对我说,世界上写书的人已经够多了,你会饿死的。哦,好吧,那就换一个。后来有人说,你伶牙俐齿的而且追求正义,为什么不去当个律师,我想,对啊,真有意思,后来我一心想当个律师,想去英国深造,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可是事到如今,我才发现,其实自己心里最喜欢的事情还是写作和阅读,即使不被看好,仍旧很执着地喜欢,就算未来的打算换了一个又一个,写作在我心中却始终是最为重要的事。

  打娘胎里落地至今,我也敢骄傲轻狂地称自己为蜉蝣师祖级别的蜉蝣精了吧!只要你随便任意唤起思维奔走一段短距离路程,你便可清晰聩聋地知晓二十载春秋的长度了,若用量尺来斗量一番,我想你一定很费劲,如同蜉蝣死时的苟延残喘,那般无助无奈,那般悲痛的转瞬即逝的对生命的的渴望,人类这强大的生物是难以真正感同身受的,或许甚至连设身处地的资格也没有。

  而我也似乎喜欢在安静的时刻写作,只有在这样的时刻我才能静下心来慢慢地回忆。有的人总是爱把文字与政治之类联系在一起;有的人总是爱把文字与人生联系在一起;而我则更喜欢把它与你联系在一起。写自己的文字,不在乎其它任何的东西,只在情绪的释放。

我从小就与文字结缘,喜欢它那方块的美,喜欢从方块中搜寻它曾经的苍桑历史和朴实的形意。长大后我把这种爱好归结于“私塾发后家”,是血液里继承了爷爷(我作品中的“先生”就是我爷爷,写毛笔字时嫌笔轻不够重写字不给力,习惯在笔杆头上套一串铜钱,写字时才感觉有力)和曾祖的遗传,骨子里同样透着对文学的喜爱和追求。

然而我的写作之路,却并不顺利。

  长布条似的二十个春秋代序,若是非要以爱情为标尺来度量的话,我一定会显出尴尬的呆滞的表情。爱情和我携手同游的日子并非来日已久,对她也不是知根知底、了如指掌,相反知之甚少,宛如陌路丽人,远看熟悉近看陌生,也难怪,只因视力短视无法洞悉迎面走来的很多万物之本质,这也是悲哀之点无奈之处。

  写你,是因为我爱你。而我的第一篇散文便是为了回忆,而写的,回忆的主人公便是你。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一些东西,失去了以后才发现是最珍贵的,比如你。

总是喜欢在阅读美文时用笔细心地摘录下那绝美的段子;喜欢将经典文章记住,有时那怕没有办法看到,也要留在心间;更喜欢用文字刻录自己的内心世界与意气风发的书生时代。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在小学五年级以前,我是不会写作的,每每拿起笔都让我觉得崩溃。记得有一次,我冥思苦想了一个晚上,写出了第一首自己的诗,第二天交作业的时候,老师微笑着夸奖我写得好,但是却没有忘了问我一句,“没有水分的吧?”我摇摇头,“没有。”然而同学们也不相信,他们一定要我把自己写的诗背出来,不然就不能证明我是自己写的,可我真的不记得了,所以他们也就真的认为我的诗是别人帮我写的,然而这件事,一直让我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后怕。我想我对写诗的热爱,也是因为那件事而渐渐消减的吧。

  可是爱情这位熟悉的陌生人到底姓何名谁呢?

  黄昏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直至消失在那个夏天。

书生意气,总想将理想当真,热血沸腾时常想跃跃欲试,总想把理想变为现实。只是还没来得及发挥,就被家庭约束。为了“家”,为了生活,只能忍痛将理想暂时搁下,将这份“情”收缩在心间,不肯说出口怕伤心。

写作第一次被发自内心的表扬,是在五年级,那年来了一位新的语文老师,她第一天就布置了一篇作文,我很用心的写了,我描绘了大海,我写了那条梦里渴望已久的狗,写了小时候在日本的生活,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事后老师说,“你的语言很真实。”那一句话,让我对写作充满了兴趣。

  词穷之下,我瞬间想到了宿命这娃娃,恕我知识浅陋,宿命是何许物也,我依旧不知道。只是莫名其妙地把宿命和爱情联想到了一起,它们之间到底是何种关系大抵知之者少若稀星吧,它们是男是女呢?也是一个难题,解决不了。既然辩证哲学亦束手无策的,我还是识时务比较好,以免冒天下之大不韪被人指着后背嘲笑。

  十七、八岁时的恋爱,你和三月,都是春天。有时候我希望就这样一直下去,像一场梦,永远不要醒来。

压抑时总想奋笔疾书,呐喊世间不平以泻心中的不快;烦闷时总想重续那份“缘”奋力一博,可生活不能等待;快乐时总想提笔忬发心中的喜悦,又总是被幸福挤占。只是心里还默默地恋着那份情,还作着那文字梦,还舍不下那文字结。

之后我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创作, 也就是那次被删除的全部的回忆。

  尽管对爱情和宿命的渊源一无所知,咱们伟大的爱情王子爱情公主们依旧对两者的关系以执着的精神不断地倾注新的生命力,发出许多凄美而震慑人心的爱情痴语、诳语、真知灼见。

  当我发现我的散文几乎都是关于一个女孩时,我终于明白我到底是多么的爱你。

生活中有心酸,也有幸福,无论是人生低落还是春风一时,内心还是纠结那份文字缘,始终相信:有缘总会相聚!

可是即使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写作的时候仍旧不爱保存,若是又不幸丢失了,也便让它丢失,不会心烦气躁,我想它之所以会丢失,就是因为不够优秀吧。古人的东西,不也是一遍遍修改出来的吗。话虽是这么说,可我我仍旧苦闷的躺在床上,毕竟自己写的东西丢失了,和家长和自己孩子走散的感觉,大概是一样的吧。

  比如小鸟为什么飞不过沧海是因为沧海的那头早已没有了等待。为什么说早已没有了等待呢?因为他们花了十年的世间去验证小鸟是如何飞不过去的。虽然是文艺的修饰手法,可为何不换一个角度看看小鸟的命呢?或许当你飞过彼岸后,小鸟的身后便迎面走来了百灵鸟,他们一见钟情,爱得天昏地暗,遂结婚生子,早已把你忘在了彼岸。而你呢,以为爱可以天长地久,爱可以因为距离产生美,这一切都是你的选择,都是你一厢情愿地自以为是,当你转身后一切就走入了另一个方向,你的选择其实就是你的命。

  开州大道。有时候我想你是一股风,我总是能感受到你在我身边晃悠,吹拂着路两旁的樱花树,不断地抖动着附着在树上的灰尘,那灰尘的凝聚是那个叫做岁月的东西在流逝。

奢望是人的本性,追求是人的诚实,是对自己的人生负责。没有追求的人生是空虚的,在生活中总是找不到落脚点,象浮萍一样在人世的水泊中飘浮。

十二点到了,手表准时的发出了声响,一天又过去了。我睁大了眼睛看着乌黑的房间,一直看着看着,直到眼睛适应了夜的黑,我也渐渐能够看清房间里的东西了。我脑海里又出现了自己在山间的样子了,我坐在月光下,看着月亮,口中念叨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我仿佛又浮现出自己在复旦读书的样子了,诺大的教室里都是一群对着文字有着炽热的心的人。我想到现在的我,只好摇摇头,不去想。

  小鸟根本不是没有飞过沧海的勇气,说到底小鸟也有自己无法预知的宿命的爱。又或者,你宿命的爱原本不是小鸟的爱,只因为你转首那一刻,你宿命的爱便转换成了爱的宿命;再或者,小鸟的宿命的爱原本是你的爱,只是百灵鸟插一脚进来后,小鸟宿命的爱也转换成了爱的宿命。其实,你们任何一方都有着宿命的爱和爱的宿命,也共同拥有宿命的爱和爱的宿命。

  而我与你的第一次相遇便是在这之端,东湖畔的开阳一中。每一次回忆这一时刻我都仿如被重重一击,毕竟没有开始,也就没有结束。

日复一日的生活,年复一年的奔波,望眼欲穿的梦就在日出日落中沉寂等待。

等到哪一天,别人对我说自己想要坚持的东西是错误的或者是没有出入的时候,我都可以像面对自己文字被丢失那样释然。如果它是好的,那么它迟早是会被发现的,如果它始终未被发现,那么它就有被丢失的宿命了。

  宿命的爱和爱的宿命有什么共同相似的地方呢?其实,它们是同一个词,宿命有多少分身,爱便有多少分身,合在一起的可能性数目也是相同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