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他从未强烈地爱过一个人,廖无双说再见

  他爱过一个短发姑娘。


听说…

  她脸庞瘦瘦的,眼睛大大的,显出干净的模样。她不爱化妆,皮肤很好,喜欢在胸前别一枚亮晶晶的胸针。没人打扰的时候,她可以安静地坐一下午。他问她在想些什么,她说,只是听听周围的声音,想些无关紧要的事。

三年前,我还在玩米聊那阵子,有过一个颇觉得相见恨晚的朋友。

十七岁喜欢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从未强烈地爱过一个人。所以,他从没有强烈地爱她。

他叫廖无双,他的动态中说:姑娘的短发长了,从此也不属于我。

图片 1

  他和她坐在咖啡厅,看街道上的人群像被驱赶的羊群,跑来跑去。有时候,他和她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她冲他笑笑,也和他说些无关痛痒的话。那一刻,他总能看到她眼里的自己。

我不懂这句话,于是我问他,他便对我说了他的故事。

  后来,他看到了一个长发姑娘。漆黑浓密的头发,像海面的波浪,汹涌而热烈。

大一那年,廖无双失恋,女朋友是初中时就认识的,爱了六年。高考过后,廖无双被南方的某所名校录取,这样的脱颖而出,他习以为常;而女孩很平庸地坠落,消失在北方的尘烟里。

你还记得自己十七岁的样子吗?

  他看到她嘴角的笑,像淬过蜜般。她涂着粉色腮红的脸,紫色眼影的眼睛,泛着光泽的嘴唇。

临别的时候,廖无双说再见,女孩说:分手吧……

宽宽大大的校服,洗的微微泛白

图片 2

于是他们再无联系。

头发乱七八糟,还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帅

  他想他是爱上了这个姑娘,从未有过地强烈地。

“有那么一刹那,”廖无双说:“我他妈真想啃了那张纸,跟她去浪迹江湖。”

桌上堆着山一样的书和习题

  他的心在狂跳。他和短发姑娘漫步在铺满落叶的小路上。他说,我爱上了别的姑娘。

廖无双怎么可能不懂她的心思,他当然也想,给那女孩一场不顾一切到轰轰烈烈的爱情。

一上数学课就眼皮打架

  他知道她从不会纠缠,她甚至没和他吵过一句话。

“可这毕竟是生活。爱情也是生活,生活却不仅是爱情。”他又说。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他的悲伤。

一听到重力加速度就脑子打结

  她说,那分手吧!

故事有时候不像故事,有时候却偏偏就是故事!

一上体育课你就满血复活

  漫天的落叶中,他看到她微微低着头,显出倔强的模样。他想看到她落泪,哪怕只是一瞬,他也能有那么一丝丝悸动。

心里迟迟剔不去某些人的人,总是不太合群,不是他们天性薄凉,而是恐惧。廖无双怕自己真的忘了什么,所以甘心寂寞。

年轻的灵魂躁动不安,日子三点一线

  他成功地和长发姑娘在一起。这对他并不是难事。他是个英俊的男人,有体面稳定的工作,每个月还完房贷之后,还能剩下很多钱支付体面的生活。

然后他就遇到了钱小辫儿。

夏天树上的知了吵个不停,你觉得他们的生活比你热闹

  他丝毫不怀疑他对长发姑娘产生了爱情。他给她好的生活,对她言听计从,他对她那幅魅惑的样子着迷,总是不能拒绝她的各种要求。

廖无双自然是假的,他叫廖晨,钱小辫儿也是绰号,她叫钱晓。

幸好还有喜欢的姑娘,坐在你的前面

  直到后来他感到有些疲惫。心里熊熊的爱火褪去之后,他突然有些想念短发姑娘。

廖无双说,遇见了钱小辫儿,他忽然就觉得这是冥冥的指引,就如你走在自己的路上,沿途会遇到很多人,他们大多是无关痛痒的旅客,却也有人等待在某一站,只为等你。

像是上帝留给你的一道光

  长发姑娘化妆的时候,他想起短发姑娘。长发姑娘对他撒娇的时候,他想起短发姑娘。长发姑娘向他索要生日礼物的时候,他想起短发姑娘。他突然想起,短发姑娘胸前的那枚胸针,是表白那天他送她的礼物。她收下了礼物,收下了他的心,也将自己的一颗心付与了他。

廖无双喜欢一个人待着,尽管并不习惯;在图书馆、在学生公寓、在校园长凳……虽然总有喧哗,他觉得自己仍旧是一个人。

她有一头又黑又直的长发,白白瘦瘦

  他想起,她对他说,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她的语气淡淡的,所以他竟然忘记了。

吃饭的时候,廖无双会叫上一份冷门的葱油面,味道很差,第一次尝试的时候,甚至会有令人作呕的反感;可是从第二次开始,他却爱上了。没有为什么,原来中学时候吃过的味道很棒,也有个人陪着,不知不觉就丢不掉。

后来你才知道,头发可以负离子拉直

  他竟忘记了。

有一回吃面的时候,吃到一半儿,冷清的窗口迎来了第二位客户,也要了葱油面,叫餐的声音是个女孩儿,徘徊了片刻,然后在廖无双对面坐下。廖无双很淡然地低着头,继续吃饭,偶然想到自己开始讨厌葱花的事实,筷子也扒拉地慢了,他想着,下次自己是不是该换换口味了?

她的白,是因为有点贫血

  有一天,在长发姑娘要他陪她做头发的时候,他对她说,我们不如分手吧!

再讨厌,也要忍着,自己点的餐,哪怕吐了也得吃完。

你不知道为什么喜欢她

  长发姑娘脸色不太好,直直地盯着他。在确定无疑后,伸手对他说,补偿呢?

仿佛挣扎着结束了这场战争,廖无双舒了口气,第一次抬起头,那姑娘却早已经吃完,正在对面打量着自己。

因为她好看吗

  他将钱包里所有的钱和一张银行卡放到长发姑娘手上,长发姑娘嘴角弯弯,利落地收拾东西离开。

“姑娘”!对,他看到自己对面的姑娘。那刻觉得除了这两个字,中文里再没有更好的形容词。

可是也不仅仅因为她好看

  他身上没有一分钱,他走着去找短发姑娘,路很长,他走了很久。

看他愣住,姑娘嘻嘻笑着,露出两边嘴角好看的梨窝,从口袋里掏出很可爱的纸巾,厚着脸皮递过来:“咋啦,没见过美女呀!”

沉迷《海贼王》的你,收藏了一整套漫画书

图片 3

廖无双说,他在那时就有一点点的心动,却很及时地告诫自己:你的心里装着一个很好的女孩。廖无双说,他自己也不知道,第一次见到钱小辫儿,为什么会突然想到“姑娘”这两个字。

她开口和你借,你们聊了起来

  以前坐车只是十几分钟,他从没想过他们之间竟隔了这么远的距离。

他这么说,对我也影响颇多,我直到如今也一直觉得,姑娘是对一个女生最好的夸奖。

才发现,原来你们有这么多共同语言

  他走到了他们总是一起漫步的那条小路,春天来了,树木抽出了新芽,到处是一片生机的模样。一对对年轻人坐在长椅上聊天,拥抱。

这个面对面坐在廖无双身边,也吃味道很差的葱油面的姑娘,就是钱小辫儿。

她笑起来,嘴角的梨涡特别可爱

  然后,他看到了她。

廖无双说,钱小辫儿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儿,她问自己干嘛总是坐在光源黯淡的这个角落;干嘛总是吃难吃还死贵的葱油面;干嘛总是一个人在各种无聊的地方神出鬼没……

图片 4

  还有她身边的一个男人。

她说不开心的时候,又在一个全是生人的环境,心情就会好差好差,一直差。

  没有他英俊,没有他有钱。普普通通的一个男人,她却对他微笑。

她说她的心情也好差,不过自己知道,如果不管不顾地任性着差下去,只会伤害到自己。

十七岁,因为喜欢一个姑娘

  然后,短发姑娘看到了他。

她说心情差是很普通的事情,没有惆怅哪能开心呢?要是永远阳光明媚,又要去哪里寻找彩虹呢?

你编了蹩脚的借口,和她交换了饭卡

  他走过去问她,能否重新来过。

……

因为上面有她一张小小的照片

  她对他笑了,有些寒凉的笑,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廖无双说,听她喋喋不休了好久,一会会就乐了,钱小辫儿好像认定了自己心情就是好差好差的,说话的时候梨窝若隐若现,就像彩虹一样,很轻而易举,就这样过滤掉了心中过往沉淀的所有阴霾。

她历史选择题全对,你死皮赖脸问她怎么审题

  她对他说,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等你。然后又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忘记你。

廖无双说,我很难明白他那时候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与年龄无关。

你的地理又考了第一,你主动给她讲题

  不是不能重来,只是在我等待的岁月里,你迟迟没有出现。

钱小辫儿问:“你叫什么名字?”

你们的楼下是高三的师兄师姐

  他以为她会等在原地,自己可以像出去玩的小孩,累了就回家。可是他不知道一个女孩脆弱的时候,最容易陷入爱情,也最容易对自己决绝。

那已经是几个礼拜之后,又在角落这个窗口,却不再是葱油面。廖无双心情很好地回答:“廖晨。”

课间十分钟从走廊往下望,看他们趴在桌上,一副精疲力尽的模样

  他知道,他是永远失去她了。

“我叫钱晓!”钱小辫儿又嘻嘻笑着。

想到未来,心里就特别迷茫

相关文章